• 您的位置:首頁->資訊中心>行業數據

    國內金融行業走好走穩“碳中和”之路探究

     自1979年日內瓦第一次世界氣候大會提出“全球變暖”概念以來,人類社會對氣候變化的認知走過漫長的過程。而由于經濟發展不平衡等因素的限制,世界各國長期難以攜手努力做出應對。這一情況在2020年有了改觀。隨著世界主要經濟體紛紛宣布各自的“碳中和”時間表,零碳社會已然不是奢求的紙上談兵。去年9月,我國正式做出2060年前后實現“碳中和”的莊嚴承諾。這一承諾的背后是雄心勃勃的減排行動以及負責任的全球意識。

    A    “碳中和”背后離不開完善的市場機制

    今年全國兩會上,“碳達峰”和“碳中和”的目標被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標志著我國“碳中和”之路由此前的技術探索期正式步入政策推進期!疤贾泻汀蹦繕说谋澈,從國內看,是深刻的產業、經濟模式的變革,勢必改變社會的運行方式;從國際看,則是低碳經濟與技術的競賽,在統一目標下進度更快的國家將獲得更大的話語權。金融行業在抓住產業機會、獲取投資回報的同時,更應該作為產業發展的工具和助手,去積極推動這個過程,為我國“碳中和”目標的實現貢獻自己的力量。

    目前,世界多國都已加大對綠色技術的研發力度。在“碳中和”愿景下,綠色經濟將成為世界經濟體系的主流。誰能更快促進綠色經濟轉型,誰就能在未來的全球經濟結構中搶占先機。而在促進行業發展的道路上,金融工具必不可少。目前,促進企業改革的主要動力之一是建立完善的碳排放權和能權市場。

    從機制上,這兩個市場將納入國內諸多高能耗高排放行業,這些行業企業可以通過加大減碳、減能耗投入來減少自己的碳排放和能耗,從而通過出售碳權和能權來獲取超額利潤。其中,碳權市場在國內已經試點十年時間。今年7月16日,全國碳交易市場進行了上線交易啟動儀式。今年作為第一個履約周期,共計2162家發電行業企業被納入為重點排放單位。未來還將納入鋼鐵、水泥、化工等涉及大量碳排放的行業。

    從國內碳排放權市場的建設現狀來看,筆者認為仍遠遠不夠。我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布局早值得肯定,但長期以來市場運行處于低效率狀態,而且市場交易范圍僅限在電力行業,沒有凸顯出碳排放權作為綠色經濟轉型過程中稀缺資源的價值。過去,碳排放權交易分散在全國七個城市,更是加劇了這一現象。以北京一季度的碳權交易為例,截至3月23日,最新的交易發生在3月19日,而成交價為36元/噸。再上一次的碳權交易發生在3月3日,成交價為30元/噸。全國碳交易市場成立后,碳交易頻率顯著上升,碳權價格也在合理區間調整,但總體而言交易價格處于低位。截至11月29日,全國碳交易市場收盤價為42.92元/噸。相比之下,起步較早、發展較快的歐洲碳權市場,目前的碳權市場價格為74.84歐元/噸,折合人民幣約538.5元/噸。同一種資源,價格差了十二倍多。

    我國作為碳排放大國,有著艱巨的減排目標,也有著人均歷史碳排放量不超過發達國家80%的承諾,理論上碳權在中國市場應當更加稀缺。此外,較低的碳權價格也很難刺激國內企業轉型升級。先期投入資金進行能源轉型的企業無法通過出售碳權彌補早期投入,進度落后的廠家也無法產生緊迫感,因為只需低價購買部分碳權補充即可完成排放目標。從這個角度看,碳權市場目前還未適應“碳中和”的需要。因此,如何適度引入金融工具,在保障國民經濟平穩有序運行的同時,更好地發揮碳權交易市場功能去促進企業綠色轉型,是金融行業值得思考的問題。

    未來,綠色融資加速擴張是高度確定的,在這一背景下,我們應當深刻理解綠色金融體系負有的責任與擔當。以碳權市場為例,將碳權市場限定在企業,暫時隔絕金融資本進入,主要原因在于資本進入后,碳權市場價格的波動會導致部分企業產生損失,進而削弱企業綠色轉型的積極性。目前納入監管的電力企業,關系到國計民生,在新能源尚未成長到可以替代傳統發電方式的情況下,政府不會放任這些企業破產停機?梢钥吹,所有政策的出發點都是促進企業綠色轉型,而非鼓勵投機、獲取超額利潤。金融行業參與“碳中和”相關業務時,也要時刻將促進企業綠色轉型作為首要目標。任何通過破壞市場穩定來獲取利益的短視行為,都是以破壞整體能源轉型為代價的,而鑒于國際上在低碳經濟領域的競爭已經全面展開,這種短視行為造成的損害放在長期的未來是不可估量的。

    碳權交易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市場!疤贾泻汀蹦繕艘馕吨寂欧诺韧谔紖R產出和碳捕集之和,碳權依舊具有稀缺的價值,意味著在綠色行業高度存在的未來,企業仍能從事生產二氧化碳的業務。因此,在監管機構主導下,協助構建長期有效的碳權流通市場、促進企業推動綠色轉型,是金融行業的應有之義。

    B    “碳中和”需要金融政策進行相應調整

    在傳統保守的概念中,減排與經濟發展相對立,進行減排意味著降低工業生產、減少社會產值,市場經濟長期以來都視減排為負面因素。但是,隨著科學技術和社會觀念的變革,傳統保守的觀念已經不再適應市場發展。今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明確指出,實現“碳中和”目標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社會經濟系統性變革。金融行業應當意識到綠色經濟和綠色產業蘊含著巨大的發展機會。

    金融市場應建立環境信息披露機制,要求企業公布自身“碳中和”發展計劃的同時,利用數字技術,對自身碳排放、能耗、碳捕集、碳匯等重要指標進行監管和定期披露。事實上,早在今年2月,國家發改委就發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快推進重點用能單位能耗在線監測系統建設的通知》,要求各省加快建設省級平臺,爭取今年4月底前接入國家平臺。這樣,國家可以通過大數據對全國高能耗企業進行監管,企業也可以根據這些數據、結合自身所從事的業務,從綠色資產角度對估值體系進行修正。此外,從會計層面考慮,可以設立綠色資產標準,要求相關企業將綠色資產在資產負債表中單獨列出,便于市場對企業進行價值評估。在此過程中,金融機構可以主動對受“碳中和”影響大的高排放、高能耗企業進行環境和氣候風險分析,對相關企業完成不同環境指標得到相應的情景分析結果,從而完善對此類企業的估值。目前,部分證券公司針對傳統能源、新能源、電力、化工等行業的綠色資產評估已經做了大量嘗試性工作。

    金融行業應在證監會、銀保監會牽頭下,形成和完善綠色產業、綠色市場包括碳權交易市場的準入機制。缺乏合理的準入機制和行政監管容易導致市場混亂。前些年的P2P金融業務亂象就是典型代表。高效有序的金融市場一定是在規則下運行。綠色產業作為未來三四十年最具發展潛力的產業之一,其配套的金融市場、金融工具一定需要一套完善的運行規則與準入機制。

    除了企業估值和市場準入,金融行業也應設計一系列包括綠色貸款、綠色債券、綠色ABS、綠色REITS在內的配套金融產品。建立完善的綠色企業估值體系以及綠色市場準入機制,有利于對那些為了應對“碳中和”變化而繼續發展的行業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務與支持。較早實施減排政策的歐洲,目前已經形成一套完善的綠色金融體系,其對當地企業進行減排和綠色創新起到了積極作用。我國應積極借鑒相關的成功經驗,結合自身工業產值高、碳排放高的特點,探索形成適合我國市場的綠色金融體系,從而加快國內綠色產業的總體發展腳步。

    中央金融部門應對綠色金融的開展提供政策支持。比如,對一些綠色項目的貼息、擔保采取不同于傳統商業項目的標準?傮w而言,目前政策層面的支持力度不夠,除對綠色債務的審批外,對綠色項目的激勵措施與傳統商業項目并沒有凸顯出差異化。長期趨勢上,應當逐步放開,為綠色行業投融資鋪平道路。對低碳、零碳項目提供更有力的激勵,可以促使社會資本轉向綠色產業,最終為我國綠色產業提供良好的金融環境。

    C    對金融行業

        高效助力“碳中和”的建議

    第一,金融行業進入綠色產業應當做好風險控制。風險是金融行業永恒的話題,再美好的愿景也要進行相應的風險管理。當前最容易出現的風險問題是部分項目披著“新能源”“綠色產業”的表皮“暗度陳倉”,非法套取具有政策優惠的貸款、信托等融資。這一方面浪費了用于綠色行業發展的資金資源,另一方面可能出現環境指標不達標進而爆雷損害投資人的風險。此類問題在過往產業扶持中屢見不鮮。在綠色產業、綠色金融快速發展的今天,應當采取措施,嚴格把關資質審核,同時做好產業跟蹤與企業輔導,確保享受優惠金融政策的企業健康穩步發展。

    第二,效仿歐洲實行傷害免除原則。傷害免除原則即針對一個指標的綠色產業發展不應以嚴重損害另一個綠色指標為前提。這樣,才能做到整個經濟體的綠色產業統籌發展,而不是各自為戰、一盤散沙。比如,某凈水項目如果嚴重增加碳排放,那么不應納入綠色產業名錄中。事實上,國家有關部門已經注意并落實這一點,比如“清潔煤炭項目”雖然降低了煤炭使用過程中的污染問題,但該項目為高度碳排放項目,目前被人民銀行的《綠色債券支持項目目錄(2021年版)》剔除。這就體現了傷害免除原則,避免為某一單一指標而嚴重破壞其他綠色指標的情況出現。唯有統籌安排,社會整體才能穩步前進。

    第三,發行主權綠色債券,建立國際綠色金融中心。據洛基山研究所發布的《中國2050:一個全面實現現代化國家的零碳圖景》,為實現“碳中和”,我國需要在可再生能源、能效、零碳技術、儲能等七個領域投資超過70萬億元人民幣;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發布的《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認為,要實現1.5℃升溫目標的轉型路徑,需要累計新增投資138萬億元人民幣。如此大規模的綠色經濟投資,迫切需要一個大型國際綠色金融中心提供金融服務支持。我國工業產值世界第一,經濟總量世界第二,足以支持主權綠色債券發行,吸引海內外資金投入到我國綠色產業發展中。

    第四,圍繞碳權、能權市場建立相應機制。目前,我國碳權、能權市場較為簡單,除納入名單的企業外,外在資本缺乏進入途徑,不利于盤活市場,充分發揮碳權、能權市場的調節作用。國家金融主管單位應積極探索碳權、能權的市場準入機制。同時,完善碳權、能權市場的運行規則及獎懲制度,促使資本在合理的機制內有效運行,充分助力相關企業通過綠色項目改善營收。除此之外,我國碳權市場在合適的時候應當與國際碳權市場接軌。氣候問題是全球性問題,碳權最終將走向全球化。這樣,先行國家可以通過氣候政策早日實現“碳中和”從而出口碳權獲利,而發展中國家可以通過國際市場購買碳匯支持國內工業轉型升級。對我國而言,加速綠色項目、開發碳捕集技術、通過林業創造碳匯等諸多措施,都可以在國際碳權市場得到充分的價值體現。額外的碳權也可以低價轉讓給需要的發展中國家,從而在低碳、零碳的全球經濟格局下掌握主動權。

    可以說,我國綠色產業站在上行周期的起點,仍有很多技術、綠色基建、產業轉型問題擺在面前,值得我們投入精力去研究解決。在一個關乎人類命運的偉大歷史變革中,金融行業需要拿出一往無前的勇氣與靈活變通的智慧,積極配合、促進綠色產業發展,主動擁抱新興產業帶來的機會同時,也為全球零碳經濟的早日到來貢獻自己的力量。

    來源:《期貨日報》

    【 關閉窗口 】 【 打印】 【 收藏此頁 】
    国产玩弄老太婆|一本色道久久综合|亚洲香蕉在线中文网|久久久久精品老熟女国产精品